2009年6月7日星期日

有時候的確累得想流淚,一個人的感覺在夜裡特別難受,我看著天空,那一輪明月和幾顆忽明忽暗的星,我在想這一刻,在地球上是否有另一個人同樣對上那一塊光環?

我知道那種欲哭無淚欲笑無力的感覺,在靜靜的晚上聆聽著自己的心跳,反覆思量那份寂寞到底是不是真有其事,然後我只能合起雙眼勉強地睡下去。我怕我會夢到你,怕重映那微熱的體溫和熟悉的氣味,我不敢喊你,就像魔咒一樣的法術,輕而易舉地奪去我唯一的氧氣。

我想起你,是如此的細膩。你不必觸碰我,就連一個眼神、一絲呼吸聲,都不必讓我知道,我大概已經能夠幻想得到那種獨一無二。我在黑暗裡等待些甚麼,我不能確定,但至少,讓我偶然偷偷地暪著上帝想像下去,在下地獄之前痛快地流過一些血哭過一些淚,是我僅有的自由。

就,算我想得太天花亂墜吧,畢竟此時此刻,連跟我一同看月的人都不能肯定是不是存在過,我又怎能妄想寂寞能終歸得到超脫。

5 則留言:

lifeworld 說...

The best way out is always through.

by Robert Frost.

揚眉女子 說...

thanks for your kindness, as well as your photo!

lifeworld 說...

Take care or just take a rest.. :)

揚眉女子 說...

thx!

現在建築式™ 說...

My Blog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markacey
Thanks for your share
Nice to meet you

Hsinchu, Taiw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