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6月8日星期一

關係

有些關係我並不懂得怎樣稱謂或交代,比愛人高一點,比知己近一點。我們都不忌諱地思念著對方,但那種記掛,並不是單純的朝朝暮暮。 該怎樣說呢,當我失落的時候,你總在我身邊毫不猶疑地走出來扶我一把;又或是當我哭了,你會一聲不響地遞上手帕接過我淌下的淚。我們經歷的從不動魄驚心,但彼此是如何僥倖地遇上了。如果這不是命中注定的事,那會是甚麼。

我從不知道有甚麼是生命裡不可欠缺的,在你之前,我想我的人生都是如此這般的平淡,那或長或短的歲月,其實意義不大。但當看進你的瞳孔時,我始明白我沒有佔領了你的甚麼,似乎這一切一切都是預留了的佈局。我的生活依舊平凡,但偶然想起你的時候,就像一道風吹過來,合上雙眼感受那微慄心動不已。

從此,我願意為了一些對白、一段情節而念念不忘。即使我來不及跟你手牽手同遊過這世界,但至少寫下的一首詩,錯唸也好誤讀也好,都統統刻烙在心上。縱然這代表了我將永不能完好如初,但誰夠膽否定這種遺憾不是美。

3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讀了幾遍...本來想寫點什麼的...但又不知該怎樣說?
還是見面詳談。另外,謝謝你的心意卡,在心中。ee

beingemmy 說...

可以愛就係幸福,我乾左好耐啦!

揚眉女子 說...

ee,

見面詳談, 好啊!

艾米,

分D 比你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