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15日星期六

昨晚受了點風寒,很早便睡了。忽然聽到電話鈴聲,我醒來接過手提,是洋。你聽到我沙啞的嗓子,問我怎樣了。我回答你,我想我生病了,手腳很冷。你聽到,緊張地咿哦了幾句,我沒留心聽,著你不要再唸我了,我很睏。你說,你是說叫我去先找些藥吃。

我敷衍地答應了你,打算掛線了,卻忽然想到甚麼,警告你明天早上不要過來。你被說中了,為難地說,你只是想來看看我而已。我故作不耐煩地拒絕你,不,走來走去多費時生事呢?我睡一覺,明早便會好。你妥協地應承了,但臨說晚安時,我不忘再三叮囑你。

今天我很早便醒了,睡得不好,十點多出門出去九龍。十一點,我接到你的短訊,你說你買了粥,在車上正在過來看我。我連忙回你電話,問你在那裡呢?你說已經在公路了,不想太早通知我,怕吵醒我。我哎呀了一聲,告訴你我不在家。

你失望地應了我一句,後來又裝作若無其事。你下車,轉車回公司了。待你有空時打給我,我問你,跑去那裡買的粥?你說你一早去了九龍城,外賣一碗豬膶粥,因為前些天我告訴過你我喜歡吃豬膶。然後坐車去旺角,再從旺角去我家。

我幾乎要大喊出來了,內心激動得說不出話,良久我才平復了心情。我難過地問,你怎樣不事先跟我說呢?你靦腆地不懂回應,直至我追問了幾次,你才小聲地抗議我,不要再問好嗎?我頓了頓,心裡懊惱得很,我嚥了一下口水,對你說了句對不起。

你立即反應甚大,正色地勸我不要放在心裡。接著你結結巴巴的想說甚麼,重複你你我我的字,我耐心地等你說出重點。你終於一股作氣,你問我,不如明天一起吃早餐?我挑一挑眉,直覺內有玄機。我說可以,但為甚麼呢?你才尷尬地說出真相。原來除了粥,你還特意揀了幾顆頭大的芒果打算給我,因為你知道我愛吃但捨不得吃。

6 則留言:

小瓶子 說...

E? 是 past tense or continuous tense?

揚眉女子 說...

continuous tense.

AJ 說...

簡單明瞭的問個問題:你在拍拖對吧?哈哈

揚眉女子 說...

好朋友啦!!

小瓶子 說...

E? 明显对你有意思既好朋友哦.

揚眉女子 說...

係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