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

關於他的一件小事 之十二

好多時,我都會粗心大意忘了帶錢。那天放工後,打算從尖沙咀乘的士去灣仔參加公司飯局,打開銀包,發現只剩幾十塊,便找家櫃員機支錢。按下密碼查看戶口,才猛然醒起前些天,戶口的存款全數轉到另一個戶口內了。

於是我唯有認命地離開,走到彌敦道,我打了道電話給他,當是笑話一則。他聽了,聲線一沉,著我在尖沙咀等他,他立即拿錢來。我說不,不要麻煩了,我走過去坐地鐵就行了,雖然遠一點。但他不管,二話不說,便掛了我線跑過來。

我留在原地無所事事的,二十分鐘後吧,看到他了。他從錢包搜了一千元,他說來時很匆忙,沒去支錢出來。他問我夠嗎?不夠就去拿。我說不,其實幾百塊就夠了。他反對,說既然拿了,就多帶一點,回家晚了就坐的士吧。

後來,我說要還他,他起初不願意,我一直在唸他,他最後仍不肯退讓。那天我說我在忙,把提款卡交給他,著他幫我去支錢。晚上他拿著錢給我,說是幫我支的,我沒收,我跟他說其實是還他的,他大為驚訝,帶點憤怒地堅持說,我一定要收回去。我沒理他,他便一整晚在諜諜不休。

到我要上洗手間了,他趁我不在的時候把錢塞進我的包裡。我不知道,回來時還傻傻地問他要不要上洗手間,他說不要了,但表情怪怪的。我一時沒留意到,之後我在搜包包,突然看到那些錢,很快就想到是他的。我默不作聲,靜待到好時機偷偷把錢退回他背包中。

他後來發現了,質問我,我得意洋洋地承認了,誰知他一眨眼便把錢存入我戶口。他打來,吞吞吐吐地說做了一件事,要我原諒。我立即緊張起來,當然甚麼事都原諒他。他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我,我沉默著,只有呼吸聲。他見我不說話,怕我真的生氣了,心虛地著我不要怒,他本來就沒打算要回。我心軟了,幾乎想哭,我咬著唇忍住嗚咽,不知道說甚麼好了。他便回我,不要說了,那就甚麼都別說好了。

6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點解吾用櫃員機過數?跑來跑去晒時間!

揚眉女子 說...

因為用既銀行唔同.

我不是公主 說...

heeeeee

(睇完你呢篇就淨係不停忍唔住想笑...)

揚眉女子 說...

笑話一則.

AJ 說...

hoho 好玩

揚眉女子 說...

好玩? 一點也不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