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6日星期日

關於我父親

寫給M 先生。

小時候,大約才六七歲,有一次南洋的親友送了個水晶紙鎮來,他父親把東西放在書房。他看到這新奇的玩意,很喜歡,於是把小物拿走據為己有。後來,他父親要找時尋不著,才發現被他拿去了,一氣之下,打了他一巴耳光,旋即把物品轉送他人了。那記耳光,把他推跌在地上,很痛,但比不上他心上的傷痛。

文革爆發後,他被逼停學上山下鄉。跟比他大兩三歲的同學一起生活,每天到樹林劈樹再扛著走幾里路來回。因為年紀有差,他身型比其他人矮小,力氣也沒那麼大,但因為不服輸,他要跟別人比。人家抬三根,他也要,人家走三轉,他也要。結果肩膊因為長年勞損,比平常人的闊橫很多,但個子不高,因為壓壞了。

他一家七口,除了母親,對下有五個弟妹。三十歲那年來到香港,併命掙錢存錢,要申請一家人過來這塊寶地。那年他因為工傷切斷了一根指頭,賠了些錢,聽到他二弟說要娶老婆,二話不說,把賠來的錢全寄回老家。又那年,到他最小的弟弟娶老婆,他把儲蓄全拿出來,放在信封裡打算寄回去,誰知就後腦被人打了一下,暈了,流了很多血,錢也被搶了。他還問朋友借錢,一定要寄回去,而自己卻連買隻雞養傷的錢都沒有。

花了快十年,終於把一家十幾口弄來香港。那時個個都成家立室有兒有女了,只剩他一個孤家寡人。他每個月把錢放在他母親處,從不過問,後來因為打算找個伴結婚,要儲錢,每個月給的家用少了,他母親便阻止他這樣想。拖拖拉拉到四十歲,他才娶了老婆,生了孩子,卻從不覺得遲,他單純地說,不怕,他有很多外甥侄兒。到後來,才不過幾年,幾房人逼著他鬧著要分家分錢,那時才剛懷了第二個孩子。

弟妹從不會來他家過年過節,連打個電話也少,甚至改了電話搬了家也不知道。弟妹們一直都是直呼他的名字,因為看不起他,欺負他。甚至乎,他未曾見過最小的侄兒,連名字歲數也不知道,該有十七八年了吧。他不在乎,真的不在乎,前幾年外甥女生了兒子,他還為他花心機改了個好名。

後來他大病一場,以為過不了了,告訴他母親,得來的反應卻是冷淡的如別人的事一樣。千辛萬苦熬過後,他連名帶姓改掉了,他說,他傻了大半輩子,他不願意再傻下去。已經有五年了吧,足足五年音信全無。直至有一次他聽到鄉下傳來母親病逝的消息,他難過得幾晚徹夜難眠。再幾個月後得知原來只是生病,現在已經病癒了,便放下心頭大石。

他從來不跟別人說這些事,因為他自覺好蠢,好羞。

記得那次我笑著對你說,那麼你一定會喜歡我爸爸嗎?其實後來我想起這件事,我忍不住哭了,卻不敢告訴你。我不知道怎樣向你說明我感激之心,正如有些好意我會怯於表達。我只是忽然好想好想讓你知道更多這個人,這個同樣好愛好愛我的人。

13 則留言:

ee 說...

似乎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說了出來,驟聽是別人虧待了他,其實,人生的每個果子,都是自取的。

你爸心地好,卻明顯地不懂得愛惜自己。事情往往可能會變成好心做壞事。

別怪我多言,只是一時感慨。
你爸有你跟你的家人,就好。讓其他人事物煙消雲散就好了。

匿名 說...

ee :驟聽是別人虧待了他,其實,人生的每個果子,都是自取的。

不同意, 你睇事物太表面化,閣下是否明白...無奈..???

揚眉女子 說...

ee,

已經沒再放在心裡了, 只是偶然想起還有些難過.

匿名,

嗯, 就是無奈.

匿名 說...

近來寫的內容唔同左,似有變化, 係有唔同左,係乜我又講唔到.

揚眉女子 說...

咁係變好左定壞左?

匿名 說...

有深度左

揚眉女子 說...

=)

ee 說...

匿名

或者我是表面化。
只是想講,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所遇所得負責任,不是事事都單純地是別人的錯誤。
無奈不無奈,責任還是得要負。

好人不一定就會做好事,好人更不一定要好報。都是世俗下的定義。
而且"好人"多會對自己不夠好。

假如你有更詳盡及具深度的解說,願聞其詳。祝好。

揚眉女子 說...

容我代說.

我親愛的ee, 我了解妳的意思, 對於萬事萬物的發生和發展, 都有其因和果. 妳說得到, 家父不懂珍惜自己, 以致釀成如斯結局. 理論上, 沒有任何人做錯; 但道義上, 說到底, 他付出了大半輩子, 為他人作嫁衣裳, 卻得不到該有的回報, 何嘗不是悲劇一樁.

這不是甚麼大是大非的議題, 怎樣討論也得不到共識的. 我寫下這一篇, 並不為了要得到別人的憐憫或同情. 我只是想記下這個人而己, 至於讀者的理解如何, 便隨心領受好了.

謝謝.

新鮮人 說...

看了讓人感動!

揚眉女子 說...

謝謝啊.

匿名 說...

ee,
好人不一定就會做好事,好人更不一定要好報
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所遇所得負責任

絕對同意.

無奈 係 身不由己

ee,本人不是針對閣下.只是有感而發.

揚眉女子 說...

多謝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