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

暫別。永別

龍應台的《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》中有一句話,她說:「亂世中的暫別,就是永別。」

我想起了那個老人蛇的故事。

前陣子偶然在報章中看到,一個在香港躲了廿八年的人蛇,被揭發後,等待著被送返大陸的命運。他說,他現在是在等死的,萬一判決需要遣返,他在內地早已無人無物,必死無疑。

他娓娓道來這一段經歷。在廣州工作時,他是機工的專業人士,後來文革爆發,他被批鬥為黑材料,於是迫於無奈,離鄉別井偷渡來港。後來才知道抵壘政策已經撤消了,前途無望,後無退路,結果,他拾了陌生人的身份證,改名換姓,做了一輩子別人的影子。

他找到了一份在針織廠的工作,一做便是十九年。可惜無意間自爆了無證的身份,旋即被解雇。其間他在板間房認識了隔壁的女住客,後來同居起來,感情很好。直至五十多歲時,老來得女。他女友要求一個名份,但他根本沒可能結婚。他說,「如果我有身分證,早就娶她十次了!」無計可施之下,他向她坦白了。結果,某天晚上回家,發現人去樓空。女友帶著女兒跑了,因為她害怕被連累。

最後一次,也是離開之後,唯一一次,再見到女兒,是她三歲那年。女友帶了女兒過來探望他,他說,她喊他爸爸,長得很像他,他很開心。現在,女兒應該十二歲了,他說自己有個心願,希望臨走前,可以跟女兒再見一面。

看到這個故事,心很自然地發酸。自逃走到香港後,他寫過信給鄉下的老婆,但廿多年沒回音了。這是齣活生生的悲劇,法律中的非黑即白,原來事實是多麼的刻薄殘忍。暫別而成永別,在亂世間也許便宜得比比皆是,但每一個故事,都是他們花了一生的血汗去鋪寫去演譯的真人真事。

6 則留言:

Iris 說...

做人真化學!一下子就永別了。
剛剛得知一位親戚病逝。之前一直沒有癥兆,突然就走了。唉!

揚眉女子 說...

是,所以要惜福!

chang ho 說...

大時代, 其實就是由無數個體的悲慘故事累積而成

揚眉女子 說...

sad but true.

新鮮人 說...

無限唏噓,
希望可以法外開恩,
也能夠父女重聚吧!

揚眉女子 說...

但願如此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