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8月14日星期日

咖啡

上星期六,去了北角的一家動物診所,探望一頭流浪貓,牠叫咖啡。

咖啡是一頭生活在地盤的流浪貓,一兩歲左右。早在大半年前,餵貓的義工便發現到牠的眼有問題,但一直捉不到,到後來牠生了一胎貓,捉到了,卻因為幼貓需要貓媽媽照顧,不得不放回。到第二次再捉到,便立即帶牠到診所,做了採眼手術和絕育。

我認識牠,早在個多月前的書面裡。網絡上載了牠的故事,義工懇求有心人可以提供暫托或收養,好讓單眼貓媽媽能夠入室,不然待她的眼傷癒合便要返回原地。大家都知道,地盤有工人有狗,缺了一隻眼的貓,怎樣生存下去?

一直跟著追看牠的消息,但沒有人能伸出援手。因為貓貓太惡,而且牠的眼睛時好時壞,斷斷續續一個多月,開了三次刀,很痛。醫生說因為眼球壞死已久,所以手尾比較長。但義工說,牠雖然痛,但一直也想念兩個囡囡。每晚沒人時,牠都會低聲喵喵叫,想喊牠的女兒出來。

我思量了好幾天,決定聯絡義工。義工說牠的其中一個女兒捉到了,在暫托家,但另一個還在地盤。因為沒有了媽媽,地盤的那隻只好跟著個樣子相似的貓公,找些東西吃。

義工說,捉到牠女兒時,囡囡的毛皮很乾淨,代表貓媽媽很愛護牠,時常勤力為牠清潔捉蝨。我聽了,哭了出來。試想想,咖啡懷孕生產,直到餵養小貓,眼睛都一直充著血,眼球內的血壓大得差一點都要爆了,但仍然忍著劇痛為女兒清洗。牠對人類很有戒心,不吃義工的食物,只遠遠站在女兒的背後,監視義工把貓糧放下走開,才慢慢放女兒出來吃糧。所以牠很瘦,身形只像一隻四五個月的小貓。

那天義工把牠其中一個女兒帶來,咖啡變得溫柔了,伸出細削的手掌,輕輕搭著女兒的頸。女兒不太認得牠了,但還是乖乖地坐在媽媽旁邊。這個姿勢,維持了好幾個小時。

我邊聽著義工說,邊默默地流著淚。那天探望咖啡,我實在忍不住偷偷掉眼淚,頻頻別過面拭淚。那個弱小的小東西,卻無比堅強。那天我輾轉反側,翌日跟爸爸說了牠的故事。

起初爸爸是猶豫的,因為家裡空間不大但收養的貓已不少。但當我說到咖啡的女兒們時,爸爸悲憫起來,咬一咬牙,著我跟義工說,請她把地盤的女兒也設法捉來,他會三隻一併收養。

他說,既然牠那麼想念牠的女兒,便要讓牠們一起生活,這樣的結局才完滿。

我當然知道爸爸的想法,因為他也愛他的女兒,所以一定明白咖啡愛護牠兩個孩子的心情。只是,我和爸爸還有更遠大的心願,就是希望有個更大的房子更多的空間,能拯救更多可憐的貓貓們。

8 則留言:

fengshuicentral 說...

相信自己! 加油!

揚眉女子 說...

thanks!

匿名 說...

善哉!
善哉!

tony

揚眉女子 說...

還有很多沒運氣入室的傷病動物, 救不了.

idler 說...

hope everything works out.

揚眉女子 說...

but not easy...

咪喵 說...

咖啡很幸福,最幸福的事,就是有你為她著想。祝咖啡眼疾痊癒,早習慣單眼的日子,咖啡的囡囡也健健康康的長大。

揚眉女子 說...

他們都很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