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月21日星期四

關於他的

我寫過,關於他的一些小事。記下前我也曾爭扎過,寫來為了甚麼?會寫多久呢?後來斷斷續續地,最後,沒再寫了,是真的不會再寫了。不為甚麼,停止,然後告一段落,原來是如此理所當然的。

每個人都總有一些秘密和死穴,是傷口也好,是忌諱都好,動彈不得。我知道這是一件錯事,這是一個錯的人,但如果日子可以選擇重新來過,我想,我還是會無可避免地重蹈覆轍。即使這個回憶是多麼的一塌糊塗,而來到結尾,我們都任由爛攤子一發不可收拾地腐壞下去,直至我們都醜陋得不能自已。

從來沒有想像過,我會以怎樣的姿勢,去結束去了結關於他的一切。而當那一天來臨時,卻仿如呼吸般輕易。摔摔頭,青絲一揚,就把他所有的東西都遺下在原地。我就像幹了壞事的小孩,頭也不回地逃跑了。從此,我沒再想起他,沒再懷緬關於他的舊記憶,更甚至乎是,我已經沒再把這段經歷當成憾事了。我不知道,這又算不算是另一種悲哀。

自此之後,關於他的不再是他了。

2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