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5月15日星期日

尊嚴和生命

在深圳的東門大街上時常坐著個盲眼老人,他會拉二胡行乞。偶然會見到路人施予一塊幾毫,他會連聲道謝。他拉二胡是亂拉的,沒節奏音準可言,可他就只有那個二胡陪著他。

他長年都是穿著那件軍綠色大衣,天冷時,寒風一陣一陣地向著他吹,因為他看不見,所以不懂找個角落避風。天熱時也是一樣,太陽直直地曬在他頭上,由早到晚。那天我看到他的時候,在下大雨。他還是坐在大路旁,落力地拉著他的二胡,水從他的袖口衣角不斷流下。到雨停了,慢慢出太陽,直到衣角不再慘水。

我回程時,刻意瞥一瞥他,他依然賣力。忽然一個年青人走過去,拿著把剪刀,起初我還以為他要傷害那老人,誰知道就一眨眼,年青人把他的弦線剪斷。老人拉著拉著,突然沒了聲,驚惶地摸著懷中的二胡,他知道弦線被人剪斷了。

那年青人看了看他,笑了笑,就走了。留下老人有點手足無措地把弦線重新拉上,旁邊圍著幾個好奇的路人。這該不是初次吧,看老人的神態,沒有憤怒,像已無可奈何地習慣別人的玩弄。我沒停步,不忍心停步再看下去。

這幾天,我一直想起這件事。我似乎永遠都不能明白,到底生命和尊嚴兩者該如何取捨。與其沒自尊地活下去,為甚麼不了結這痛苦的人生?我的確不忍,也想像不到,為每天還有一口氣活下去,是多麼難過悲哀的事。

4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那個拉二胡老人當然是有尊嚴的

揚眉女子 說...

我只是看不下去而已

三妹 說...

二胡老人也應該有尊嚴…這一篇看得很心酸
又,二胡老人也有自己的故事和人生,
誰知道自己將來會否帶著二胡走下去呢??

揚眉女子 說...

這情況如果在香港發生還好一點, 起碼不會有壞人如此明目張膽.

但在大陸就不一樣了, 民警就在旁邊, 諷刺地他們卻視而不見.

我想起了一本書, "來生不做中國人".